sarah.cheung

Cantonese

QQ:521134630
Ins:BITCHCHEUNG

看图说故事~


很普通的一张图片

老房子、街道、花草

可是却承载了太多刻骨铭心的回忆

11年之后重新回到这里‘湖南师范大学上游村’

惊喜的发现居然旧楼未拆、旧路未铺

一直觉得<物是人非>这个词好伤感

但这次却觉得庆幸,人虽早已不在,却仍留有旧物怀念。


       这是一条每天上学放学的必经之路,坡顶转右第一个单元5楼1号房就是我出世以来住的第三个房子,对这栋房子的印象不是那么深了,但却记得它周边的好多事物。

        一.

       从窗子放眼望去是一片小树林,没有水泥路,纯原生态,想到小时候爸爸曾经在小树林里捡了一捆树枝,那么它是用来干嘛的呢? 当然,是为了我找抽时能更好的享受一下<藤条焖猪肉>的快感。但不幸的是,没享受一两次,这捆树枝被我从老爸手中勇敢的抢夺过来,接着将其拆散,顺手如天女散花般向阳台外撒去,这动作、这气势,一气呵成。

      从此老爹在没用树枝抽过我,而是改用衣架,这一改变以致在我人生的后10年一直觉得是因为他辛辛苦苦的捡树枝却被我一下就弄坏丢掉,气不过才用衣架的,虽然死在我手上的衣架也不下十余个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二.

        右边中部有个斜坡,当然照片只能看到坡底,印象中对于那时身躯娇小的我来说,这个坡度已经是相当斜的了。于是不怕死的一堆小屁孩为了寻找"刺激"就会从坡顶全速冲下来,当然,如此勇敢的我必定是第一个干此类事的,可是后果却不是如英雄般赢得伙伴的各种崇拜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时加速冲下来刚好一部车开过,我还记得是一部纯白色的四座小车。(放心,车没撞上我,不然我现在也不会无聊的在这里写这种无聊的童年回忆录了)我一个卧倒式的急刹车在车轮前及时停了下来,而那部车子也在碾过我鞋边后刹了车。

       当时除了前五秒是觉得还好自己没被撞上以外,剩下的时间都是在为弄坏了鞋子回家难以交代而懊恼不已。经过我极富戏剧性的示范后,所有的小伙伴都没人敢再尝试这种自杀式冲刺。于是我就装没事继续带他们去我家玩,这一玩不要紧,刚一进门,老娘的火眼金睛马上就发现了我鞋子的异样,正当我极力发挥吹牛加说谎的本领企图蒙混过关时,站在我身后的一胖子超大声的喊到“她刚刚差点被车子撞到”,我就知道完了 完了 完了 完了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果不其然,老妈把我所有带回来的同伴都赶回了家,关起门来打,方圆十里都能听到我撕心裂肺的哭,当然令我伤心的并不是肉体上的痛苦,而是在小伙伴面前形象尽失,而那对鞋子从此被我'打入冷宫'。

        三.

        左边的红砖大房子里面的地板是木头铺的,走起来总会‘格叽格叽’的响,房子的前面有一个水泥乒乓球台,不过现在已经不见了,以前没有球网就放几块砖头在中间。尽管所有的小伙伴包括我都不怎么会打乒乓球;尽管我们有2/3的时间都在捡球;尽管没有乒乓球拍时是用自己的手掌代替,但是我们还是打得很欢乐。

       大房子二楼右边靠里房间住了一个我们都很崇拜的人,那时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学生甚至连他的名字也不知道,而令我们很崇拜的就是他有‘电脑’,而且还装了一个叫做‘雷电’的游戏,这位很好人的大哥哥总是肯将他的电脑拱手让给我们,所以经常放学或是周末我们去骚扰他。我还记得双人打雷电一个用鼠标另一个要用键盘控制,通常键盘控制都比较快死,每次与同伴都在谁用鼠标这个问题上纠结好久。

        四.

        坡顶左边也有一栋红砖房子,里面住着我的大胖子同学,虽然每个胖子的童年都难逃被人欺负,但我们却很喜欢这个胖子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的表姐,原因是她在麦当劳上班,总是好多食物、玩具、优惠劵。所以我们总喜欢在胖子家玩到很晚很晚,虽然表面上是为了和胖子玩,但每个人心里都期待着他表姐快点下班回来。

      


  2013/2/25

评论

© sarah.cheung | Powered by LOFTER